风景圆桌 X 猪栏酒吧创始人寒玉 |“乡村一定要有一款乡村的味道”
2019-03-04

11.jpg


关于风景圆桌


2019年,瓷谷文创品牌发起《风景圆桌》访谈栏目,聚焦文旅热点,搭建行业交流平台,我们尝试与文旅行业内不同领域的人进行交流与沟通,探讨文化艺术、文化创意、文化IP等在文旅融合后的相关发展问题。通过与行业精英的访谈与沙龙活动,建立起一个文旅交流分享平台,共同探索与推进文旅行业发展。


首期嘉宾瓷谷文创邀请到了猪栏酒吧创始人寒玉女士。1月12日,在由瓷谷文创与瓷谷遗产承办的“中国文化遗产活化利用与可持续发展论坛暨乡村遗产酒店2018年示范项目授牌仪式”上,安徽猪栏酒吧乡村客栈入选首批“中国乡村遗产酒店”示范项目,从打造乡村空间到开发“碧山精酿”等乡村文创产品,15年来,猪栏酒吧不断探索和发现乡村的可能性。


2.jpg

3.jpg

猪栏酒吧


4.jpg

寒玉女士(中)出席中国文化遗产活化利用与可持续发展论坛



瓷谷文创:作为猪栏酒吧的创始人,国内打造乡村民宿的先行者。十多年间,猪栏酒吧相继开了三个店,您在创立猪栏酒吧的初衷是什么,您又是怎样定义乡村民宿的呢?

 

寒玉:2004年,我从上海来到徽州,当时没有想得太多。人到中年有了一定的阅历和经历,开始重新思考自己,这也是一次从生存向生活意义的转变和提升,希望能找到更合适自己、对自己更有意义的生活方式。

 

乡村民宿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本地人拿出自家多余的房子,向外来者提供简单的住宿和吃饭的功能;另一方面是外来者、归乡者或本地人对生活审美有了一定的追求之后,一边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同时向外来者提供不同于星级宾馆的服务和住宿。乡村民宿之所以能兴起,正是因为它人人皆可为之,而又很难为之的特点。民宿越来越多,而有品质的民宿仍然稀缺。

 

“小民宿,大情怀”,它是一个传承和发挥在地文化的载体,和主人文化也是不可分割的。你有什么样的经历和阅历,包括你有什么样的世界观、价值观,甚至你的艺术修养与品味,全都会呈现在这个小小的载体之中。所以做民宿很容易,拿出或租借几间空房就能干起来,但做民宿又是很不容易的,给你一笔钱,你不知道如何下手。或者一下手,就把你的心性修养、家底全暴露了。所以好的民宿难,不赚钱的民宿很多,赚钱的民宿也有,而为什么偏偏你的民宿不赚钱,道理就在这里。


 

猪栏酒吧宣传片



瓷谷文创:整个社会大环境都在追求一种快生活,在您准备开始乡村慢生活的时期,人们对于快生活的追求已经开始很强烈了。您预想过猪栏酒吧会在这样一个快时代里慢出彩么?您觉得猪栏酒吧的成功是什么促成的?

 

寒玉:不是慢,而是一种来自内心的从容和平和。从2004年到2019年的15年年中,新的民宿品牌、高端酒店越来越多。我们没有被时代的洪流淹没,而是历久弥新,从未改变自己。


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追求内在的成长和自身的完善,“情怀”二字很重要,它不仅仅是远方和诗、一壶闲茶、一个雅集,真正的生活离不开柴米油盐。猪栏酒吧可以说是现实版的乌托邦,在日常的生活中,不背离生活的轨道,从生活的琐碎和寻常中找到不一样的价值和趣味。它总能够从庸常的生活中发现另一种美和禅意,这才是你在其他地方永远找不到的,心灵可以着落的地方。

 

5.jpg

6.jpg

猪栏酒吧内部


这里没有高大的落地窗,豪华的浴缸、泳池,昂贵的“明清版”家具、进口品牌,取而代之的是狭窄、旧损、缺失、不明亮,甚至粗简。这些在记忆里挑挑拣拣的旧物什,在这里被充分、合理地分配和再利用,散发着时间与记忆中最迷人的味道。它是对传统的一种延续,对生活的一种包容,也是主人价值观、平等观的一种再现。它超越了阶级的对等,一切无用的东西交给时间之后都会变成有价值的、有温度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情怀。它是一种站在生命的高度对自然环境的敬畏,对生命的庄严和珍惜。

 

猪栏不仅仅是一座客栈,而是倡导着另外一种可能,另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观念,更重要的是承担和担当。为什么大家嫌弃农村,不愿意回到小地方?不是我们的乡村不好,而是它已经缺失了活力,缺失了自信,缺失了尊严,甚至缺失了文化伦理与道德。而民宿恰恰充当了一个载体,让城市和乡村连接起来,让心与心连接起来,给大家重新认识和寻找提供机会,相互了解,彼此信任,重拾信心。所以一个好的民宿在乡村建设中,所起的承上启下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立足于乡土,回馈于乡土,这也是猪栏经久不衰、常住常新的根本原因。

 


7.jpg

8.jpg

猪栏酒吧定址于安徽徽州



瓷谷文创:在猪栏酒吧的公众号简介上写着一句话:“我们为什么留在小地方”,这句话很有意思,对于同一个名词,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标签、定义。您如何定义“小地方”?为什么要使用这句话作为简介呢?

 

寒玉:“小地方”对应的是“瓷谷方”。从世俗谛的意义来说,“小地方”指的是乡村、无名的不被人知的,“瓷谷方”指的是城市、著名的。“小地方”似乎是一个平凡的,不被人知晓之地。“小地方”又寓意着“不作为”,“瓷谷方”对应的是有所作为,我引用它之意是消除对“小地方”不平等的观念,虽是“小地方”但又不落于寻常之意,是心灵的归隐之处。寄情于小地方,是一种精神的平等,不流于俗而又甘于一颗平常之心。你的心宁静了,处处都是寂静而美好的“小地方”。不论外面在流行着什么,我们依然按照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去生活;无论都市如何繁华,我们依然生活在小地方。

 

9.jpg

10.jpg

猪栏酒吧公共空间



瓷谷文创:乡村酒吧、乡村咖啡店等等这些城市里常见的业态进入到乡村常常产生很大的反响。您觉得这种反差是城市乡村本身就有的割裂感造成的,还是有其他原因?您又是怎样理解相同的业态在城市和乡村里的反响区别,还是您觉得其实两者并无区别?

 

寒玉:“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城乡之间本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割裂,都是我们人为主观的分别。不仅城乡之间,城市与城市、乡村与乡村之间都存在各种地域化的差异。找出共性,差异才是存在的价值和根本,才是稀有和可贵的,没有什么是不被适应、不被相融的,只要它符合自然的规律、人们的需要。

 


12.jpg

猪栏酒吧推出乡村文创产品“碧山精酿”



瓷谷文创:2018年11月,猪栏酒吧在“碧山精酿”之后又推出新品——“秋瘾米酒”,最初是什么促使您开始做乡村文创产品的呢?

 

寒玉:我们原来也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文创产品,把乡村现成的,古老的,旧的、新的东西,用自己的眼光发现,并重新合理组合调配。“碧山精酿”是我们猪栏酒吧经历了两代掌门人的过渡而推出的,“乡村一定要有一款乡村的味道”。

 

在碧山,早晨能够看到云从山间飘过,风从林子里穿过,小雨在稻浪上行走;夜晚听到桃子投水自尽的声音,所以碧山的诗意一定要配上一款属于碧山的酒。这可能也是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乡村品牌吧!“落昏”和“天光”两个品牌的名称就用了碧山的两句古语,落昏是傍晚,天光是早晨,“吃落昏”是吃晚饭,“吃天光”是吃早饭。

 


13.jpg

猪栏酒吧推出的“碧山精酿”



瓷谷文创:这两款产品您都选择了做酒,同样是酒被赋予了不同的文化含义,在选择乡村文创产品时,你们是怎么样考虑载体的呢?是用市场反推,还是主观尝试?

 

寒玉:市场一向不是我们要迎合的对象,众口难调,没有一个产品能够满足所有的用户。做自己想做的,让产品独具个性,才是“碧山精酿”所追求的。这种低酒精度、高能量的饮品不是城市简单意义上的买醉,而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交流对话的一个通道。

 

“秋瘾”亦是秋意渐浓,丰收的大好季节,感恩一年来大自然阳光、雨水给予我们好的收成。在丰收之际,用新米和点滴的珍贵秋日时光,酿造成属于秋天的“秋瘾”,感恩天地之和,感恩一年来的辛苦劳作,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喝上一杯这天与地的恩赐。通过这一款小小的酒,让我们认识一个小小的地方,认识到生命的真实以及存在的价值,不抱怨、不依赖。永远有梦想、有快乐、有勇气,真实、独立、觉醒、安宁、优雅、从容,随时都有一个好的心情。

 

14.jpg

15.jpg

猪栏酒吧推出的“秋瘾米酒”



瓷谷文创:乡村文创产品或者文创产品都是随着文化产业的发展新出现的行业。对于前沿的行业,社会大众自然会反馈出不同的声音。有人说这是文化创新值得鼓励,也有人说这只是文化包装之后的产品加价,您怎么看待这种声音,以及您是怎样定义乡村文创产品的呢?

 

寒玉:乡村文创产品一定是带着地方的烙印,承载着地方的情感,它是情感与情感的连接,是一种语言,一种符号,一种表达,它是心与心通过物品的一种传递。

 

对于社会的声音,看你站在什么样的高度来理解。如果你从商业的角度去看,它可能是文化包装之后的产品加价;如果站在文化传承、乡村保护的角度,它应该是值得保护、发扬和鼓励的。

 

具体如何做呢?发现自己的个性,将其发掘才是关键。“创”是创造、创意的意思,“文”指每一个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独特文化和地域特点。很多文创产品仅仅打一个logo,设计一个包装,这不是文创产品,而是周边产品。就拿我们的米酒来说,我们采用了艺术家木刻版画的方式设计酒标,表达“碧山精酿”扎根于农村的笨拙、传统、稳健精神。每一款“碧山精酿”的配方也是由自己研发的,并融入当地特色的东西,如黑芝麻、祁门红茶、土蜂蜜等。甚至有一款荔枝味的精酿是广东果农把滞销、品质优良的荔枝榨成鲜汁,融入精酿的一种创新和改革。所以,猪栏的二代掌门人——牧儿也被媒体誉为“果农的救星”。每一款产品都要用心去做、去思索,这才是每一个文创产品代表一个地方,发挥其真正作用的意义所在。

 


16.jpg

不断推出新品的“碧山精酿”



瓷谷文创:猪栏酒吧的三家店都是您和团队一点点打造出来的,这些年您也一直生活在徽州,可以说猪栏酒吧是您精心创造出来的,这些用心也都体现在了猪栏酒吧的每一个细节里。在您看来,猪栏酒吧的模式是可被复制的么?您结论导出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寒玉:乡土建设是关于文化、关于观念、关于知识的一场乡间运动,栽下的是梧桐必招来凤凰,好的观念和传承必感召好的群体。正确的见地和方法、不断的坚持和努力就是无漏的法门。

 

这是一个长期的从心灵到物质的建设,它需要的是薪火相传:对家乡的爱,对父母乡亲的爱,对传统的爱,对一方水土的爱和保护。要用自己的力量站在瓷谷上才是一个勇敢、笃定的人,做一个生命的勇者,而不是一个没有规划、没有思考的简单模仿者。简单的模仿承担不起实践,也是不可能成功的。你将生命摆在什么样的高度,才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如果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设计和生活,自然就会馈赠给我们越来越多。这就是我们猪栏的精神所在。

 

猪栏酒吧其实不是我一个人的智慧和努力,它是一个团体努力的结果,甚至包括一直包容、认同我们的客人一起的努力和成就。最乡土的,才是最世界的。我们把责任、自然、环保这些概念可以复制到每一个店,这才是最好的复制和传播。

 

如果你消除了阶级的对等、观念的对立,摒弃了人我之见,拥有一颗平等的心与高尚的情操,在你的生命里拥有了智慧、爱与知识,就拥有了成功的一切条件。这些善念一定会感召善果,让我们的事业成功,这是可以不断被复制的,没有比这样做民宿更有意义的事了。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寒玉提供


  • 瓷谷文创
关注
  • s

Copyright © 2016-2020 瓷谷文创.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湘ICP备14067123号